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法律

  圣龙联盟达姆公国建国两百余年,可谓风调雨顺,衣食无忧;除了一个问题——人丁稀少!!!

  公国目前人口不到五万,短短两百年间就从最初百余人的流放团增长几百倍,足迹遍布整个谷地,发展不可谓不快——正印证了几百年前龙族长老所担忧的:人类如果不加控制,就会像蝼蚁一样遍布整个庭院。

  拜「龙族的宠物」身份所赐,公国所在的「后花园」谷地少有外部势力敢侵犯;

  但周边几个游牧国家,哪个没几百万上千万的人口;

  更重要的是与周边国家所处一望无际的戈壁沙漠相比,谷地里的森林、湖泊、稻田简直是天堂——须知沙漠中几个国家牺牲几十万人口,持续几百年的战争也许只为争夺一小块绿洲、一小片河滩地。

  作为与周边游牧种族在语言、文化、信仰上完全不同的异教徒——神圣教会的流放者们所建立的国家,要增加人口除了多生多养外别无它法——好在公国的建立者们都是追求(性)自由和开放的先驱,为了鼓励生育而颁布了据称史上最开明的法律:首先对传统血统观念来个釜底抽薪:法律规定所有后代的继承权只考虑实际抚养情况,不再考虑血缘关系——连最高统治者大公的爵位继承都要严格遵循此项法律的规定,更不用提贵族或平民了,从此再无养子和私生子的说法。
  其次从根本破除了传统贞操的标志:法律规定男孩十四岁、女孩十二岁前必须来中央教堂参加成人仪式,并且在成人仪式之前还要进行身体检查、能力测试、职业考核。

  ——在这条律法的附属性法律文书「关于女孩身体检查的实施细则」中有一项「女孩的生殖器官发育情况是事关国家未来栋梁的大事……须由中央教堂的高级修女统一进行检查……禁止泄露被检查者的任何情况」。

  ——另据中央教堂「关于更好更加仔细的检查女孩生殖器官的若干要求」中所列,为了防止漏诊、误诊,在检查时修女有权根据需要去除被检查者的处女膜,被检查者无权反对。

  ——好吧,从此修女在检查时再没遇到需要考虑此条款的机会;

  然后是立法规定教会必须免费照料每个「需要照料」的儿童。

  ——这个「需要照料」不单指遭遗弃或疾病、残疾的儿童,还包括子女众多、人手不足、贫穷疾病家庭的儿童,甚至单纯贪图免费的父母也会把子女送进修道院……后来发展成连请着家庭教师的贵族也会捐出一笔钱让自己的子女去修道院「锻炼锻炼」。

  ——由此可见修道院在国民心中的地位,公国所有的少年都有在修道院「愉快」或「悲惨」生活的经历;而修道院则通过建立各种各样的启蒙或技术学校来管理与教育小孩。

  最后,最重要、最平等、最和谐的一条法律:禁止杀害有灵魂的生命——这条不是由公国颁布,而是由龙族颁布的法律。

  作为龙族的「后花园」,整个谷地都被龙族魔法监控着,任何灵魂的殒灭都逃不出魔法的监控——无论是人类、精灵、矮人、魔兽或其他有智慧的种族,只要是智慧生命就拥有灵魂——正是因为龙族对杀戮行为的制裁,谷地才有了和谐,才能成为世外桃源而被所有人所倾慕——当然,也被称为「龙族的动物园」。
  ——而生命从卵子与精子结合那刻起即诞生了灵魂;

  …………………………………………

               二、布道

  「畸形儿是厄运的携带者!」

  「被陨石砸中的车里雅宾斯克据称就是由此带来的厄运!」

  「先知亚里士多德说过,让我们制定一个法律来消灭畸形儿!」

  「强如希腊和罗马都制定了法律,消灭那些将来不能为社会做出贡献的幼儿!」
  「公国正处于发展的困难时期,有限的资源不应因为无用的人而浪费,如果家庭自己抚养不能为社会做出贡献的残疾、白痴、畸形儿童,不但不应同情,反而应该多缴纳税金;」

  「残疾、白痴、畸形儿童对任何家庭都是一种负担;但修道院能把任何残疾、白痴、畸形都教育成能为公国做贡献的人,并且负责照养他们一辈子。」

  …………………………………………

  荒野里一辆精致的马车上,一位衣冠端正、美貌贤惠的修女正端坐在一个干瘪老头的身体上,一边用力,一边气喘吁吁却滔滔不绝的宣讲着;老头已经听了她大半天的布道,接连三发已经感到很满足了;此时耳朵对噪声的厌恶度早已超过了下体的舒适度,忍无可忍总算打断了修女的布道——「你饿了吗……」
  修女弯下腰,脸对脸,眼对眼,瞪着的大眼睛露出疑惑的表情,「咦,你这么快就受不了呢吗?难道真的是年级大了?宝刀已生锈?——想当年你可是在圣母身上滚过的……」

  「不,不,我只是想去撒尿……」

  「没关系,尿在里面就好了,我不介意的……」

  …………………………………………

  又过了好几个小时,修女仍在滔滔不绝——「海豚湾女校是我们修道院专门处置残疾女童的地方,我希望你能出任校长……」

  「行了吧,已经七次了,可以休息了吗?」

  「咦,不是说好只要插在我的体内就要乖乖听我讲话的吗?还有,说好不准你用手的,你看你手指都放在哪的——这都不说了,最主要的,说好是要我说停才能停的……」

  …………………………………………

  「好吧,学校的事情我已经清楚了,让我再考虑下吧——你先回答我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你告诉我你们靠什么挣钱?——男孩四肢健全的可以卖到奴隶市场,不健全的卖到马戏团;女孩除了卖到妓院还有什么用?——残疾妓女受欢迎吗?」

  「我们不贩卖人口——我们自己的人手还不够……我们自己有会所,最顶级那种……要卖我们只卖副产品。」

  「副产品?都有些什么?就那些残疾人做的爱心工艺品吗……」

  「家具、餐饮、人奶、婴儿……在圈子里都是小有名气的——你去亲身感受一下就清楚了」

  「第二个问题,前任校长是谁?」

  「这个问题在这我还真不好说——不过你应该认识他的」

  「我认识的?」

  「从圣母那,最近睡大觉去啦!」

  「!!!原来那只淫虫躲在你们那!!!」

  「不要这么说他,他是我们学校的实际创建者和统治者。」

  「好了,我想我不需要问第三个问题了……」

  「你原打算问什么?」

  「你们为什么找我来当这个校长?」

  「现在知道荅案了?你自己说你是不是最适合这个职位的人?」修女嬉皮笑脸的说到「——传说中的屠龙勇者」

  「谁给你说的——那只大淫虫应该不知道啊——不准这么叫——你还知道些什么?……」老头气急败坏的。

  「不过——呵呵——你是龙骑仕吧,难怪体力这么好……」老头一脸猥亵的反击到;

  「我现在真有点好奇了,你们学校到底有些什么?」老头自言自语到。
  …………………………………………

               三、学校

  清晨,载着修女和老头的精致马车停在了海边的沙滩上,海水正在退潮中,一条若隐若现的小道正从海中显露出来;小道的另一端渐渐延伸至远处海面上一座有点突兀的小岛;这座小岛原先肯定也是座普通的火山岛,但此时它的四壁呈现出不自然的光滑、陡峭、笔直、规则——不用想都知道谁才有能耐干出这种好事——老头好歹也曾实践过龙窟救公主这种危险、光荣而香艳的任务,这点眼力总有的——这么好的位置和地理条件,这上面十之八九有个洞,洞里有着成堆的金银财宝,和一条老龙。

  「这是前任校长的地盘吗?」

  「放心了,不是了,这里的主人几百年前就被沙漠国家屠了,据说是没发现多少财宝——不过这么几百年时间过去了,后来的几批占领者都亲自掘地三尺确认无疑了——再后来的占领者还就地取材修了城堡,整个山顶都被挖下去了几十米,现在更是连龙窟的影都没了——这儿毕竟离龙城太近,又在龙族魔法监控范围内,所以最终还是被废弃了——直到我们学校选中这里……」

  …………………………………………

  海中的小路已经完全显露出来,马车开到了山崖下,上面是望不到顶的笔直山壁;一个升降木厢已经被放了下来,修女和老头都坐进了木厢里,修女拉了下绳子就把他们提了上去。

  「这儿只能靠这个进出;每天只有两次落潮时可以与外界联系;修道院会定期通过这种方法给你们送补给;山体中央都是空的,积满了水——还是被熔岩加热的热水喔——所以整个上边都比较热——热到不需要穿衣服喔……」

  「试想一下:与世隔绝,八百妙龄少女与唯一的男人,不用穿衣服……」
  …………………………………………

  「美中不足,城堡比较小——不过校长室还是非常大的;学校所有房间都是尽可能利用城堡原有的空间没做变动;一进城堡就是小班卧室,现在这个时刻她们还没起床。」

  进去后果然就是小班卧室——应该叫走廊更合适,一条长长的走廊望不到头,走廊两侧靠墙现在都铺成了一条长长的大通铺——城堡外侧平台内部都是走廊,走廊很长,大通铺也很长——更重要的是上面一个挨着一个睡满了人——都还是盖了毯子的。

  「这是小班,有三百多人,是十二岁以下的处女——不过大、中、小班分班和年龄无直接关系。」

  修女领着老头在小班寝室或者说走廊里逛了一圈,也有碰到其她少女路过向他们问好——「骗我,都穿了祭袍的!」老头狠狠道,不过还好,袍子很薄,下摆很短……;

  老头一进来就发现件奇怪的事,走了这一圈下来都在研究毯子下的女孩,总算忍不住好奇心问了出来:「她们都把头捂住我能理解——这里是走廊过上过下的人很多很吵,不过为什么?——她们睡觉的姿势都一模一样,睡得这么整齐,都是大字型张开?训练过的?」

  「当然!——你想揭开就动手吧——都是裸睡的喔」

  修女走到旁边一个睡着的少女床前,解开床边拴住毯子的绳子,一把掀开。
  老头感觉喉咙咯噔一下,咽咽口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床上仰面躺着一个幼嫩而美妙的身体;她全身赤裸;双手、双脚都分别被皮套包住固定在床上;头部罩着一个没有眼睛和嘴巴的皮面罩,也是固定在床上的。
  修女笑着说:「这个面具内侧还有口塞和耳塞,能让她看不见、听不见、也不能说话,所以旁边人再多也不吵——」

  修女一连掀开旁边十几个毯子,里面无一例外都是一具具年轻而美妙的身体……

  「请随便享用,不过只有二十分钟时间——就当是开胃菜吧——二十分钟后该放她们起床了」

  「二十分钟怎么够……就在这儿吗?经常有人路过不好吧?」

  「不用担心,小班的现在都睡着,既听不见又看不见;现在活动的都是中班值夜的,那是专业做这行的——我开始计时了喔」

  「被我破处的总知道嘛——她们还是处女吧?」

  「被你插过马上就升成中班了——猜猜看怎样才能升到中班?」

  「感觉出与众不同不?——这些都是绝对纯洁的少女——不光是有处女膜,后门和嘴的处也都没开过;更绝的是连手淫和月经都没有过的处女」,修女炫耀道。

  老头一边在少女身上忙碌着,一边问道「现在的小孩见多识广开放的很,只有处女膜能验证,其她的你怎么知道?——不过这个确实嫩得很,连高潮的反应都不会掩饰,应该是第一次高潮,确实没有手淫过……」

  「哼,也要她们有机会接触才行,就算接触了也要有能实践的时间和空间才行——她们打从小入校开始就禁止独处,禁止私人物品,禁止存在个人的思想,严格依照命令行事;每天睡觉的床、穿的衣物、清洁时的毛巾、学习的文具书本都是随机使用;除非是在五官被封闭的情况下,任何时刻都必须有两个同伴或见习修女看着,包括卫生的时候……这个稍微过了点,她们已不能适应没被人看着的环境了,如果真遇到没有其他人的场景,她们就会逃离现实,在原地捂住着眼睛像木偶一样一动不动」,修女继续炫耀。

  …………………………………………

  「哈、哈、哈,我发现异常了,她的肛门弹性十足,绝对是经过长期扩张锻炼的!」

  「当然,那是从她们入校开始每天都要进行的例行活动——每天早上起床,脘肠、排泄,插肛塞;晚上睡前取肛塞,脘肠、排泄;但这绝不会让她们产生高潮的——她们从入校开始就被教育绝对禁止触碰下体——这个脘肠与抽插肛塞的活动也是有见习修女在场监督的——其余时间,她们白天戴着束衣和贞操带,晚上四肢被束缚着,还有人随时看着,哪有她们自慰和高潮的机会……」

  …………………………………………

  二十分钟后不多不少最后一刻——

  「你不要太用功了,后面还有几道大餐——不要……射到子宫里去——必须射到子宫里——看浪费了吧」

  修女痛心疾首的说到,「让她们怀孕就像是耕地,就会结果实,就会有收益——要有经济头脑,你看你这样射到后门里是浪费体力,白白牺牲了几十亿颗种子!」

  修女一边教育着老头,一边解开了少女四肢的束缚和脸上的面具。等少女起来,修女对少女下达了命令:「你从现在起升到中班了,马上去中班卫生间进行二级内清洗;带他一起去,由他做你的督导员;清洗完后再带他去中班,然后你就可以去中班报到了。」

  少女露出兴奋的表情,完全没有在意自己下体的血迹,就这样赤裸着牵着老头的手准备走——老头这才意识到原来少女是跛子,一只脚长了一截——按身高比例来说确实是长的这一只脚不正常——她把那只短的脚的脚掌插进一截竹筒里来保证两条腿一样长——看起来像走高跷,事实上却走得稳稳当当。

  离开时老头三步一回头——总算见识到了传说中的成群裸女——少女们已经起床了。

  少女带着老头绕上绕下,穿过大半个城堡才来到一个卫生间。少女走到卫生间墙角的水盆前,站定后竟然把腿高举过头斜靠在墙上,双腿劈开打直对准水盆尿了出来……「原来她们都是这样尿,一个模子出来的」老头想,这点连修女都不例外。

  接着又坐在马桶边一根长长伸出的管子上,拉动水门,水就呼呼的灌进去,把她的小腹胀得溜圆;维持了几分钟后排泄在马桶里,然后又坐在管子上再次灌水……这样重复了六、七次后,她拿出一个水杯对准肛门,竟把肚子里的水排到水杯里。

  少女拿着水杯来到老头面前,问「这杯水你可以喝吗?」

  「从什么地方出来的啊?」老头心想,说到「不喝」

  少女于是又坐在管子上再次开始灌水、排水……这样又重复了六、七次后,她再次拿着水杯接肚子里的水,再次问老头「这水可以喝了吗?」

  等来的是老头再次说「不喝」

  少女第三次坐在管子上开始灌水、排水……这次老头把脸靠近少女的阴部仔细观察了,第一二次灌的是清水,第三次是清洗剂,第四五次又是清水,第六次是醋,第七八九次是清水。

  少女再次接了水问老头「这水可以喝了吗?」,脸上已经是泪光满面。
  老头仍然说不能。

  少女第四次坐在管子上开始灌水、排水……她的肛门已经被泡得发白了,还出现轻微脱肛。这轮第一二次灌的是清水,第三次是清洗剂,第四五次又是清水,第六次是醋,第七次是清水,第八次是醋,第九十次是清水……

  老头已经明白如果自己再不喝她就会开始第五轮灌肠,于是说道「你要我喝也可以,不过必须听我的……」

  老头让少女站直,弯腰,屁股朝上,他用嘴堵住少女的肛门,同时用舌侵入少女的肛门内部,说道「要轻轻的排出喔……」

  …………………………………………

  在老头的「严格」监督下,少女花了两个小时才完成了身体内外的清洗,最后总算带老头来到了中班所在区域。

  修女已经等得非常不耐烦,第一道开胃菜就这么猴急,后面的大餐该怎么享用?

  一进入中班老头就真后悔起来,所有人都在专心致志的学习着——都是全身赤裸的——有的在学习劈叉,把少女的双腿拉直,用横、竖、吊起等各种姿势固定住;

  有的在学习屈体,让少女向后弯腰,头枕着屁股然后固定住;

  有的在学习抱腿,让少女向前弯腰,把双腿夹在腋下固定住;

  有的在学习绳艺,把少女用各种方式捆住;

  有的在学习发吊,只用头发把少女悬空吊起;

  有的在学习乳吊,只用乳房就把少女悬空吊起;

  有的在学习倒吊,通过绳索把一只或两只腿吊在天花板上,全身悬空——早上刚被老头开苞的少女就在练倒吊,她短的腿就被吊在天花板上。

  还有的在学习扩肛、学习脘肠、学习深喉、学习阴道提物……

  「中班是由许许多多的学习小组构成,每个小组都有各自的活动空间和训练器材,同时学习和睡觉都在这——睡觉时也不能放松,需要加强各种专项训练。每种技能都由精通此道的见习修女来负责教授——如果出现比见习修女做得更好的,她就会成为新的见习修女。」

  「中班人最少,只有一百多人,其中还包括盲组三十人——盲组只在夜间活动,白天睡在地下室深处——但是在这儿不只有中班的,还有许多大班的——注意看,胸口特别大,乳尖是湿润的肯定就是大班的」

  「大班和中班有什么区别?」

  「简单了,大班的不是产婴儿就是产母乳——所以我也只是中班的」修女幽幽的说:「前校长不可能让我怀孕,又舍不得让我去会馆……所以你一定要答应我,如果不能让我怀孕就让我去会馆……」

  老头在中班里东插插、西捏捏,大过手足之瘾,可惜还没决定好下手的对象就被修女拉走了——开始浪费的时间太多,午餐时间到了!

  …………………………………………

               四、食物

  在宽阔的校长室里,老头坐在人体椅上,前面是人体垫脚、人体餐桌和人体锅,旁边是人体母乳机,人体葡萄酒供应机,后边的屏风上镶嵌着许多花白的屁股或乳房——所有这些肉体都是被镶嵌和固定在木制家具上的,充满了艺术性与美感,远不是那些暴发户女体宴上单纯一堆裸女所能比拟的。

  「开始我问的问题你猜出荅案了吗?」

  「什么问题?」

  「怎样才能从小班升到中班,从中班升到大班?」

  「破处和怀孕?」

  「从中班升到大班是对的;从小班升到中班破处只是其中一种,还有只要听闻、知晓过高潮、性爱、自慰的都会被处罚,并且会升到中班」

  「这个分班……有什么逻辑性吗?」

  「笨蛋,叫你有点经济头脑……大、中、小分班是按能提供给学校的收益大小分的」

  「——小班的目的是培养清纯处女出租给客户——客户都喜欢当坏叔叔用棒棒糖诱骗什么都不懂的小白——然后看着犹如白纸一般的少女崩坏染黑也是种乐趣——不过这种业务养了十几年只卖一次,收益小,所以是小班」

  「等客户玩腻了送回来就会进入中班,学习高级技术;」

  「——中班的目的是培养顶尖的艺妓——公国一夜情风气盛行,暗娼众多,市场需求小,行业竞争激烈——所以我们会所专为高端人事服务,只为会员提供高端顶级的服务——这是稳定的收益来源,所以是中班」

  「如果怀孕了就会被送回来进入大班,生下小孩直接送到修道院其他学校,之后会留在这一两年直到母乳枯竭;然后又送回会所,直到生够十个小孩或在会馆中接客满二十年;此时才可以退休离开学校并且拿到一大笔钱。」

  「——大班的目的是卖小孩和母乳——现在公国太缺人,没人愿意去军校,每给公国的军校送去一个小孩所得补贴够生活三年;现在小孩养多了,所有学校都缺奶,卖母乳更能攒钱——这期间还可以充当见习修女管理小班、中班,还节省一笔开支,所以是大班。」

  「「现在大班有四百余人,其中一百五十名孕妇;另外会所里有三百人……下午准备首先就去大班……」

  「…………」

  「你是不是对孕妇不太感兴趣?」

  「这个……无所谓了,我更看重年龄」

  「大班里好像还是有几位几岁就怀孕了的——」

  「其实,如果有萝莉、虐女、孕妇、奶妇可选,我还是首选萝莉」

  「好吧,那大班以后再去——本来还想让你见识下人力机械挤奶机」

  …………………………………………

  「关于我们学校赚钱的方式你有什么意见吗?」

  「嗯,没有,很合理,很高效!」

  「你能接受就好……不过以上情况都是指比较轻微的残疾,重度残疾我们称为动物——无上肢称为马;无下肢称为企鹅;无四肢称为海豚;」

  「马是最受欢迎的——比艺妓还受欢迎——不用束缚,身上戴着什么也无法去掉,出门可用于拉车,回家可用于乳房托盘,喜欢了让她推油,不喜欢了拉去推磨——目前学校只有几匹马——上山时的木厢就是她们在推动」

  「企鹅就很难找到用处了——她们都要由一个东西固定住——我们称之为家具——就像校长室里的这些人体桌椅——学校里有四十几只,大半在厨房,小半在你这校长室内」

  「最后是海豚,没什么用处,偶尔做成玩偶给关系户送出去几只——怀孕后再送回来——然后产奶是唯一用途——但大多数也只是养着白吃白喝……」
  「海豚有多少?」

  「……我记不住了——现在吃饭时间,等会再说」

  …………………………………………

  午休时,修女给老头送来三只低龄海豚,老头一一进行了细心耕耘和浇灌。等下午老头休息完毕,修女说带老头去一个重要的地方,领着老头走进一条幽静隐蔽的通道。

  「你养过狗吗?」路上,修女问了个奇怪的问题。

  「嗯——曾经养过」——老头心里咯一下,冷静冷静,她不会知道,她不会知道……

  「你和狗相处的好吗?」

  「非常非常好」

  「它听话吗?」

  「还算听话吧」

  「你吃狗肉吗?」

  「嗯——吃过——曾经吃过」

  「狗是人类的朋友吗?」

  「当然」

  「那为什么还吃狗肉?」

  「嗯……」

  「因为不是你的狗对吗?因为有在冬至吃狗肉的习惯对吗?……这样的你还能算是狗的朋友吧?」

  「当然,因为这只是偶尔在特殊情况下发生的个别事件」

  「好吧」

  通道已经到底,前面是两扇紧闭的大门。

  「推开这扇门后你就绝不能甩手不干了,你确定要当这个校长吗?」

  「确定,只是当个校长而已……」

  少女推开门。

  很大的空间,像是童话世界,也像是个儿童乐园,有被软布覆盖的墙和软木的地板,有儿童滑梯和小水池……

  还有一大群鲜活的海豚——没有四肢的少女,靠着头部与腹部的肌肉在地上蠕动着……

  「这里有三百六十只海豚——人」

  「怎么可能!怎么会有这么多?」

  「就和人偶尔也吃狗肉一样——」修女已经啼不成声「龙族也有在某些时刻吃人肉的传统——虽然很少但还是存在——现在龙族禁止杀害有灵魂的生命,所以他们也不杀生——只是割取无用的肉,比如畸形、瘫痪的肢体,但这种人不多——这儿大都是严重智力缺陷或精神障碍的少女,龙族认为对于她们来说四肢都没有用——所以她们的四肢——都被吃了」

  「原来这儿才是真正的海豚湾——」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