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相似的青春年少到广州读书,是他最大的愿望。他如愿进入广州大学,就读物理系。大一的学业不重,而且他不推崇埋头枯燥的学习,他更喜欢运动。英伟,打球去。乔海砰砰地在走廊里拍着皮球,高声的叫道。英伟答应着,飞快地穿好运动裤头背心,出来抢过皮球与乔海嬉闹着来到球场,见到系里篮球队的几名队友早已在热身,嘈嘈嚷嚷着嫌他们来晚了,而球场的另一边,体育系的篮球队的队员也在热身,这时体育系的队长小范离开队友走过来,说道: 赛一场乔海嬉笑道:赛一场,就赛一场,看你们还不服输。体育系今年两个主力毕业离队对他们整体水平影响很大,而物理系自从来了英伟和乔海,大大增强了队伍的实力,与体育系俨然成两强争霸的态势,就在一周前结束的系蓝球队的比赛中,体育系以3分之差输给了物理系,他们当然不服。他们的比赛虽然没有裁判,没有名次,但他们仍然很投入,比赛很激烈,吸引了很多学友,有人专门找来黑板给双方计分,一边一个物,一边一个体,引得学友们哈哈大笑。比赛进行到一半左右,两队的比分仍然胶着,英伟防守小范在边路的进攻,看到小范要传球,他伸臂一挡,阻住了球的路线,但用力过大,皮球飞出场外,就听见哎吆一声,他转头看到皮球在地上无力的跳动着,一名穿着白色休闲服的女生双臂交叉抱着胸蹲在地上,痛苦的咬着嘴唇,皱着眉头,他忙歉意地蹲下身问道: 没事吧她边上的一个黑衣女孩推了他一把,说道:能没事然后低声对白衫女孩道:我扶你回去。两人把英伟凉在那里。英伟望着佝偻着身子扶着同伴慢慢离开的女孩,不知如何是好,他怔了一会,还是让队友替他上场,跟了上去,那黑衣女孩回头看了他一眼,冷冷地道:你跟来更好,省得到时候找你。英伟更拿不定主意了,迟疑一会,又跟了上去,随他们到了女生公寓三楼,这里是学校给条件好的同学准备的最好的公寓,他们称作豪华套间,每五个人独立一间,每间有五个房间,虽然只有6、7平方,但一人一个房间,条件也很好,空调、电视、席梦思俱全,比他住的那6人一间的公寓强百倍。英伟站在凉爽的过道里打量着,虽然男生宿舍的豪华套间他也去过,但那里异常脏乱,臭味刺鼻,但这里飘荡着淡淡的香,干净整洁。他正出神,那黑衣女孩打开了房门,看他还站在过道里,扑哧笑了,道:你还倒老实,那边去坐吧。她带他到小客厅,让他坐在沙发上,他忐忑的问道: 很严重吗女孩笑着:严重倒不严重,不过得痛两天,你看怎么补偿吧他瞄她一眼,低声道:你说吧。这时那白衫女孩弯着腰仍双臂抱胸走进来,皱眉道:算了,别难为人家了。她已经换了一身米黄色的短连衣裙,进来后坐在了门口的沙发上。黑衫女孩道:倒是你来做好人了今天不能饶他。她想了一会,道:这样吧,我们也不难为你,今天晚上你请客,就当赔罪。英伟心想:不就是请客吗,有什么了不起再说有你们两个美女陪着,艳福不浅呢。他一口答应,就回宿舍把衣服换了,带了钱来到女生公寓楼下,那两个女孩已经在等他了,受伤的女孩还是有些不情愿,在黑衣女孩的拉扯下,才随着来到校外的一家酒店,三人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坐了,他本来以为会随便吃点就算了,没有想到黑衣女孩净挑贵的点,他估摸一算,他带的300块差不多要全报销。毕竟是年轻人,他们渐渐寻找到话题,他知道了那黑衣女孩叫曹颖,是学校 医学系的,受伤女孩叫元芫,是计算机系的。当知道他就姓英时,曹颖笑道:看你们两个的姓,都够绝的。你是哪里人英伟答道:青岛。青岛曹颖道。老乡呢。你也是青岛人他听她口音像南方人。不是啦,元芫是。元芫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曹颖是苏州人。结账时,服务员送过来一张账单,英伟接过来一看,吓了一跳,竟然是504元,他以为看错了,一个菜一个菜的算,504元还是打折以后的,他不禁傻了眼,尴尬的道:等会再结,还没有吃完呢。服务员用异样的目光盯着他,他不由脸红了。元芫接过账单,扫了一眼就低头打开包,取出600交给服务员,服务员拿着单子去了,英伟不好意思的道:我的钱不够。把兜里的300多拿出来递给元芫:剩下的我以后还你。元芫道:不用了,算我的吧。曹颖接过钱去,道:那不行,该谁的就是谁的,有钱赶紧。英伟应道:是是是。那是他一个月的生活费,他只好跟同学借了钱吃饭。但想到还该人家200,也不敢吃好的,早点省了,中午晚上啃咸菜吃米饭,这天他很晚才去餐厅,要了一个米饭,在角落里快速的扒着米饭,这时一个人来到他身边坐下,他没有理会。突然一盘菜推到了他的面前,他转头一看,竟然是元芫,她浅笑着,说:尝尝,这是我炒的。他感激的道:谢谢。飞快地把那盘菜吃了个底朝天,又去把盘子唰了,交给元芫,元芫道: 好吃吗他摸摸头,道:没有吃出来。元芫疑惑地看着他,他笑道:你守在旁边,忘了品尝了。二人哈哈笑起来。从此,两人开始熟悉,不久就坠入爱河,英伟已经是元芫宿舍的常客,二人满般配的,英伟身高180cm,英岸挺拔,高高的鼻梁更显出他的英气,加上强壮的体魄,完全一个英俊美男子的代表,而元芫身高172cm,拥有骄人的身姿,凸胸纤腰翘臀,鹅蛋脸,丰唇大眼,配上她白皙的肌肤,几近完美。这天,英伟打完球,汗浚浚的来到元芫的宿舍,她这里有一间浴室,可以淋浴,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元芫一个人在带着耳麦躺在床上看书,元芫见他推门进来,起身接过他的衣服,泡在盆里,英伟见没有别人,便问道: 她们去了哪里元芫道:小刘与阮杰她们回家了,曹颖和大蔡去网吧了。英伟看着她弯腰翘起的小巧的屁股,不由一阵冲动,就要拥住她亲吻,元芫推开他,道:先去洗澡。英伟一笑,也不勉强她,去了浴室,冲了水才发觉浴室里没有浴巾,他拉开门先看看没有别人,然后低声叫着元芫,元芫正在给他洗衣服,从洗手间探出头来,道: 怎么英伟道:给我拿块毛巾好吗元芫甩甩手上的泡沫,拿过一条毛巾递给他,看着她半裸的臂膀,他突然有一种冲动,伸手接过毛巾的同时,也抓住了她的手腕,顺势一开门就把他拉到浴室里来,脚在关上房门的同时,紧紧拥住了她,她羞臊的脸通红了,略推据一下,已被他热烈的吻融化,伸臂紧紧圈住他坚实的胸膛,接受他的吻,她感到他下体的坚硬,那话儿隔着她丝质的上衣顶着她柔软的小腹,她不禁也有一丝冲动,小手在他的引导下,终于握住了那火热的东西,她的身子顿时酥了,颤抖着,他狂热的吻着他的脸颊、耳垂、颈项,她完全陶醉了,只是紧紧地拥着他,握着他那东西……当英伟来解她的衣服时,她拒绝了,她呻吟着,道:伟,这里不行,到我房间里去……英伟只好放开手,元芫温存的道:我来给你搓背。英伟捏着她小巧笔挺的鼻子,笑道:你可不能反悔。她嫣然一笑,为他搓着肥皂,仍然在他的坚持下,一直握着他的话儿,最后还为他清洗了那里,才谨慎的开门,探头听听外面仍然静悄悄的,才回到自己房间,掩好了门,看着自己已经湿透的外衣,她甜蜜的笑着摇摇头,打开壁橱找出衣服更换,想起刚才的约定,她特意挑选了黑色短衫短裙,胸罩也挑选了一件白色丝质薄胸罩,底裤也是丝质的,几乎透明的那一种,她很少穿这件曹颖坚持她买的底裤,穿上它几乎和不穿一样。她在镜子里欣赏着自己,感觉今天好性感,不由羞涩的笑了。英伟冲完水,把毛巾围在腰里,观察一下外面,飞快的闪进元芫的房间,随手带好房门,元芫笑道:你是越来越大胆了,姐妹们回来有你好看。英伟憨憨的笑道:不是没有回来吗。然后就被她今天的打扮吸引,伸臂就揽她在怀里,深深的吻下去,浴巾滑落了,他压倒他在床上,搓揉着她丰满的身子,她呼呼喘着粗气,主动的握住了他的话儿,他兴奋的解着她的衣衫,当短衫撩过她的胸部,他真切的看到了她没有被胸罩完全包裹的奶子,他双腿夹住她的屁股,伏下身,双手捧住奶子,嘴唇摩挲着她鲜嫩的奶肉,她全身一紧,感觉下身有淫水汩汩流出来,她没有想到自己会反映那样强烈,她摒住呼吸,不让自己呻吟出声,但强烈的刺激一波一波继续攻击着她亢奋的神经。他灵巧的舌已在她大枣般的乳头上滑动,她抱住他的头,用力按在乳房上,他吞没了她的乳头,用力吸吮,她开始扭动着身子,阴道一阵阵收缩,她极力的克制自己,然而却不能自已,口中发出轻微的呻吟声。他剥掉她所有的束缚,跪在她脚边欣赏她,她娇羞地闭上眼,夹紧修长的双腿,但她没有遮掩,任情人饱饱地欣赏她身体的每一寸美丽。她的肌肤雪一样白皙,鲜艳地唇就像雪地里盛开的花朵,瀑布般的秀发衬托着她美丽地脸庞,两颗圆滚滚的奶子散发着她的淫荡,胯下那三角地带的绒毛刺激着他的感官,他扑上去,用坚强的胸膛搓揉着她柔软的肌肤,抚摸着她光滑的双臂,亲吻着她绯红的俏脸,房间里弥满着淫昵的春情……他将她的双腿缓缓分开,她乖巧地曲起膝部,微微外分,双足摩挲着他的双腿,他托着坚挺地话儿,食指探索着她的阴唇,她双腿一紧,身子不住抖动,他的手指探入了她的花瓣,那已经比她手淫舒服刺激多了,他在手指的引导下,龟头抵在她阴唇间,缓缓向里挺进,她的阴道剧烈的收缩着,紧紧包裹住他侵入她腹地的快乐之源,她感到了疼痛,她低声叫唤一声:痛呀……身子一挺,粉臂圈住了他宽阔的胸膛,然而,她被更强烈的疼痛侵袭,他的话儿在她的用力下,已经完全侵入了她还柔嫩滑腻的阴道,他慌乱的想抽出话儿,但她张开的手掌抱持住他的屁股,勉强笑着摇摇头,他温柔地道:我弄痛你了她等那一阵痛过去,鬼鬼地笑了,道: 你没有吗但她再也笑不出,一阵从未有过的快感突然来临,她分开了手臂,紧紧抱着他的背,双腿圈住他大腿,让那坚硬更深的进入自己的身体,思想开始迷糊,大脑几欲涨裂,那是高潮,高潮就这么快来临了,没有任何防备。她娇羞地缩在他怀里,不敢看他寻问的目光,用自己都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道:好舒服呀。他爽朗的笑了,她拍打着他的背,扭动着身躯,道:你嘲笑人家。他抚摸着她的乳房的边沿,道:没有呀,怎么会呢,不过,没有想到你那么快。他挪动了一下身子,那里面也蠕动了一下,她再次感受到强烈的刺激,让她无法忍受,她歉意地道:伟,别动,我受不了了。他点点头,抱住她,看着她布满红晕的俏脸,道:知道吗!你刚才好淫荡。她柔软的小手掩住他的嘴,娇啧道:不准你说。英伟一笑:好,我不说了,我做行了吧。元芫道:不要了。但她没有阻止他,因为那一阵高潮已经消退,没有了刚才的那痛苦的感受,他克制着自己的欲火,慢慢抽送,但抽送了不多时候,轮到他不能自已了,他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温暖湿润的阴道刺激着他的话儿和全身的神经,他在急速抽送中射精了,受到他的感染,元芫再次达到顶峰,几乎虚脱了,紧紧拥着。两人就这样搂着,体味那快感的余韵,话儿慢慢变软,最后滑出了阴道,湿淋淋的淫水打湿了两人的腹部和大腿,元芫惬意的道:好舒服,伟。英伟咯咯笑着,道:你好骚呢。元芫含笑白他一眼,道: 你不喜欢英伟嘻嘻笑道:当然喜欢,你再叫两声更好。元芫哼了一声,道:得寸进尺。元芫道:起来了,她们该回来了。再待一会吗,英伟道:他们没有那么快回来。但此时却响起了开门声,曹颖和大蔡嬉笑着进来了。元芫慌乱的推开他,起身一看,身下一片狼藉,带着血色的淫水布满了腿腹,白色的床单也一片红色,她揭起床单,擦拭了淫水,丢给英伟让他擦拭,快速的穿起衣服,英伟穿好衣服后,悄悄去打开门钮,元芫已藏好床单,换上一块绿色的,刚刚收拾完一切,门被推开了,曹颖笑着:小两口,没有出去呀 在家里闷什么呢元芫脸一红,道:那你还进来。曹颖嘻嘻一笑:那就不打扰了。随后关了门回房间去了。